当前位置: 首页 > 小白菜的做法大全 > 正文内容

推荐的好看的恐怖故事

作者: 营养餐菜谱   来源营养餐菜谱    发布时间2019-04-16

  许多灵异小说或恐怖电影中常有校园鬼情节。其实这些素材都来自民间,下面这些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几篇推荐的好看的恐怖故事。

  罗杰这几年运气不错,做买卖赚了很多钱。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这不,最近罗杰也包起了二奶,还给她在碧水湾购买了一幢豪华别墅。

  二奶叫田甜,长得很漂亮,又会哄人开心,罗杰一天见不到她,如隔三秋。这天晚上,他对老婆翠兰撒谎说出去应酬,一出门就直奔碧水湾。

  碧水湾在城西三十多里处的碧水湖畔,开车不过半小时就到了。可今天车开到半途过不去了,原来前面的一段公路正在修复,车辆无法通行,只有绕道走,而要绕的那条路不仅要多跑几十里路,中间还有一段崎岖的山路,十分危险,稍不小心,就会车翻人亡。

  上午田甜给罗杰打电话,非要他今晚到她那儿过夜不可。他不想失信于佳人,仗着自己的驾驶技术好,把车子开得飞快。在经过那段山路时,他正想减速,刹车却突然失灵,直向悬崖冲去。罗杰想打开车门跳下来,却来不及了,只听轰的一声巨响,车子一头栽下了悬崖

  不知过了多久,罗杰艰难地睁开双眼,伸手摸了摸头,满手都是血,身上伤痕累累。奇怪的是,他一点儿也不觉得疼。

  想想这场从天而降的大祸,再看看自己这副狼狈模样,罗杰心里叫苦不迭,知道约会是不可能了,他想给田甜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却不知道手机丢哪儿去了。要命的是,天上虽然有月亮,周围的景致看得清清楚楚,可就是找不到通向山外的路口。他知道自己迷路了。在山里转了老半天,罗杰才碰到一个进山挖药的老头儿,便上前向他打听出口。谁知那老头儿好像是个聋子,对他就是不理不睬。罗杰气坏了,只好跟在他后面,不知走了多久,才走出山外。在公路上,他想拦辆车回城,可任凭他怎么抬手,就是没人理他。这事真是怪透了,难道那些人都成了瞎子?他又气又急,见来软的不行只有来硬的。这会儿,远处又来了一辆进城的大卡车,他顺手从路旁捡一根木棍,拦在路中间比画起来。他这一招儿还真灵,那驾驶员见了,慌忙停下车子,跑到马路上大喊救命。罗杰也没心思去好奇,迫不及待地跑到副驾驶的位子上坐了下来。好一会儿,那驾驶员才回到车里,慌忙发动车子,向城里奔去。

  罗杰进了城,走到家门口,发现有两个邻居老太太坐在一块儿正议论他,他好奇地站在她们身边,想听她们都谈论些什么。老太太八成眼神不好,根本就没有看到罗杰。只听其中一个叹道:翠兰命真苦,嫁给罗杰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眼看这两年日子好些了,这姓罗的也不知给什么鬼摸了头,把车子开下了悬崖。幸亏被人发现了,可在医院躺了三天还不见醒过来另一个老太太也跟着摇头:唉,罗杰怕是难活过来了,只可怜翠兰为救他,把房子都卖了,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是啊!前一个老太太接过话,平日罗杰朋友不少,可现在却没有一个来看他听了她们的谈话,罗杰如坠云里雾里。心想:我明明只在山里待了一夜就回来了,她们怎么说我在医院躺了三天?羊角风是什么引起的翠兰又为什么将房子都卖了?她们这是说什么呢?想着,罗杰急忙往家里赶。跨进家门,却见一伙人正忙着刷墙壁,看样子房子已经换了新主人。喂!罗杰急得冲那伙人大叫,谁是这里的主人?我要问他话!任他怎么喊,那伙人各自忙活,就是没人理睬。

  罗杰急得又往医院跑。到了病房,立即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只见病床上躺着一个和自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人,浑身绑着绷带,绷带上浸满了鲜血:翠兰正伏在那男人身上哭着:罗杰,快醒醒啊,我不能没有你,你要走了,叫我怎么活啊?(:转载请保留!)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怎么变出两个罗杰来了?翠兰,罗杰走过去冲她大喊起来,我才是你老公罗杰!可翠兰一点反应都没有,突然间,罗杰打了个寒噤,一下子明白了躺在病床上的是自己的肉身,而现在的他只是一缕游魂。也就是说,他的魂魄如果不能附回原来的身体,那躺在床上的自己将永远不能醒来!

  弄明白这些后,罗杰拼命地向自己的身体贴去,可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一股力量拽着他,不让他过去。

  这时候,一个医生推门进来告诉翠兰说:做好最坏的打算吧。不行,医生。翠兰哭求道。你已经欠医院三千多块钱了,想再给他治疗下去,你得想弄钱才是。只听翠兰急道:医生,我会想办法弄到钱的,我马上找人,一定会弄来钱的!说完就出了门。看着妻子憔悴的模样,罗杰不由得生出一丝愧意来,他不知道妻子能从哪儿弄来钱,于是好奇地跟在她后面。她出了医院,在街上拦了一辆车,说去碧水湾。罗杰听了,脑子里嗡的下,原来她早就知道田甜。他猜想田甜一定还不知道自己出了事,他想看看她究竟怎么向田甜要钱,连忙也跟着上了车。

  那段路已经修好了,半个小时不到,罗杰和翠兰就到了碧水湾。她没有打听,就直接上了田甜的门。原来是你?田甜看着翠兰,十分冷漠地问,你来干什么?翠兰道:田小姐,我想你应该知道罗杰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如果不是为了和你约会,他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求你看在你们还有一段情的份儿上,帮他一下吧。田甜听了,冷笑道:都快死的人了,我怎么帮他?翠兰说:我知道他在你这儿存了一笔钱,你就拿来给我,救救他吧!

  哈哈哈田甜听后大笑起来,你找我要钱救你的男人?有没有搞错,我一个黄花大闺女白白地把身子给了他,弄这点儿钱还想要回去,别做梦了!告诉你,他死了我一点儿也不伤心。说着,就要推翠兰出门。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罗杰差一点儿昏了过去,没想到曾发誓爱他一辈子,永不离弃他的田甜,竟是这样一个狠心的人!看着妻子伤心离去的背影,罗杰抑制不住心头的怒火,抓起田甜屋内的东西乒乒乓乓砸了起来。田甜见那些东西满屋子乱飞,吓坏了,拼命地喊救命。看见田甜吓得魂飞魄散的模样,罗杰狂笑起来,他像纸扎的人一样飘荡着,浑身上下流出血来。鬼鬼田甜发出凄厉的惨叫,昏倒在地。

  罗杰从屋里飘了出来,却又不知道何去何从,他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翠兰,自己简直连做鬼都不配,他想到了死。他听人说过,鬼也可以自尽,于是来到碧水湖边,纵身一跃,跳进湖中羊角风怎么确诊就在罗杰投水的第二天早上,医院里的那个罗杰突然醒了过来。他做了三天三夜的游魂,正好是七十二个小时。他这次奇迹般活过来,像一件特大新闻,传遍了整个小城。与此同时人们也在谈论另一件怪事:住在碧水湾的一位姓田的小姐不知什么原因,突然疯了。她见人就说,那次罗杰出车祸,是她与人合谋,在车上做了手脚。

  一个晴朗的日子,郎茹接到一封信。

  她看了看信封上的地址,陡然感到脊梁骨发冷。

  这封信是从沙漠中的一个边陲小城寄来的,在那里,郎茹只有一个熟人林语。

  林语是她大学同学,很帅气,打得棒极了。在大学时,只要他在球场上,郎茹必定是最忠实的观众。

  郎茹是一个腼腆的女孩,还没等她向他表白什么,大学就了。他们都离开了北京,从此天各一方,断了联系。

  三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郎茹听说林语回了老家,在那个边陲小城的社上班。

  她给他写了一封信,可是,他一直没有回音。

  郎茹以为他可能换工作了,心中不免很失落。她在海南岛,他在内蒙古,天南地北,太遥远了,郎茹不想再强求这个缘分了。

  可是,她又不甘心,几个月后,她突然想再给他打个电话。

  首先,她查询了全国长途电话区号,然后通过那个小城的114,查到了他单位的电话号码。

  是一个中年女人接的电话。

  请找一下林语。

  对方似乎惊愕了一下,问:你是谁?

  我是他同学。

  他死了。

  接着,对方告诉郎茹,几个月前的一天,林语下班离开单位的时候,门卫交给他一封从海南岛寄来的信,他一边走一边读,被一辆急驰的轿车撞倒在地

  郎茹惊呆了。

  不能说林语的死跟她有关系,但是也不能说没关系。

  她木木地放下电话,跌坐在沙发上,似乎听到了一声难听的急刹车,就止于她的耳边。

  那之后,她总是做一个相同的噩梦,梦见她写的那封信变成了一个苍白的纸人,它拽着林语朝一辆迎面开来的轿车撞去

  那段时间,她被这个噩梦折磨得精神恍惚,甚至不敢睡觉,天天夜里看电视,一直到凌晨。

  时间是消解恐惧的良药。日子一天天地过去,郎茹渐渐忘掉了这件没头没脑的事。

  有一次,她在中央电视台看到这样一个纪实节目:北京某音像店卖盗版vcd,被管理人员收缴。

  突然,她在围观的人群里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林语!那张脸只是在镜头里闪了一下,然后就不见了。

  这是个秘密,估计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发现了这个秘密。

  她的心又一次陷入了黑暗的深渊。她安慰自己:电视里那张一闪而逝的脸不全国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林语,不过是两个人长得很像而已

  不久,郎茹意外地得到了一个消息:林语毕业后一直没有离开北京。那个死于车祸的人也叫林语,是重名。

  她一下就激动起来她暗恋的林语还活着!

  恍恍惚惚中,情和欲只觉得自己飘了起来,飘离了那个黑暗的令他们窒息的地方,飘向虚幻的空中。他们想努力抓住对方,但怎么也抓不着;他们想叫对方,但怎么也发不出声。他们就这样在空中悬着飘着,他们不知这是怎么回事。

  突然,他们被一阵惊厉的警笛声吓了一跳,他们的身体像被那声音吸引着,向着声音的方向飘去。他们停在了那个声音的地方,他们看到了这样的情形:

  有一群人,他们正围在一个院子里的车库边,在议论着什么。几个警察从警车上下来,拨开人群,向车库走去。他们在用工具打开车库门。车库门一打开,就发出一阵臭味,熏的人们都用手蒙住了鼻子。连他们也被这臭味熏的有些受不了,只感到一阵恶心想吐。他们正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却见警察从车内抬出两具尸体,他们一看,大吃一惊:原不那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自己!这时,情的妻子跑了过来,扑向情的尸体,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欲也看见了她的丈夫,他躲在人群后,一个劲地抽自己耳光。而那些围观的人,脸上尽是鄙夷和厌恶。

  看到眼前一切,他们两个人慢慢想起来了,想起他们两个人曾经的艳史,想起他们的浪漫,想起他们的堕落,想起了他们的荒诞。

  情是某局的局长,欲是市办会室主任,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相识了,几次接触之后,他们互生好感,有些相见恨晚。

  情今年三十五岁,年轻有为,风度翩翩;欲今年二十八岁,风华正茂,楚楚动人。两个人都有和美的家庭,有着美好的前程。他们两个人都是德才兼备的人,对家庭和爱人十分忠诚,是人们认为前途无量的人。但他们却被对方的引力弄的不能自持,他们看到很多人有情人,玩的很开心滋润,有些羡慕。但他们却是两个把名誉和社会地位看的很重的人,他们虽然有些羡慕那些人,但他们也瞧不起他们,瞧不起他们为了玩而让自己声败名裂。他们也想玩,但他们想玩的神不知不觉,要玩的开心但绝不影响家庭和前程。他们见面总是很密秘,他们为了不让人认出每次都要,像解放前的地下工作者一样,虽然甜蜜但提心吊但,不能尽兴。他们这样见了几次面之后想一个安全的办法在一起好好享受一下偷情的滋味。以前的见面,总是聚散匆匆,还没有真正品尝爱的禁果。他们渴望的心在饱受煎熬后变得像一点就着的干柴了。

  这一天,他们终于想出一个好办法。情亲自开着自己的轿车,对人说晚上有应酬,和欲一起将车开到城郊,想在车上好好风流一番。但每次停到一个自认为安全的癖静处,总会像从地里冒出来一样地冒出一对情人,在他们车边爱的死去活来。他们怕人看见,只有到处躲,但躲了半夜也没找到机会,仿佛情欲遍布了角角落落。为了不让人知道,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只有开车回去。

  车开到车库停下来,他们突然觉得,将车库门关好,在车内寻癫痫病药怎么治疗效果好欢,谁也不会发现!他们为这一发现欣喜欲狂。他们关好车库门,时值盛夏,不透风的车库内有些闷热,他们就打开车内的空调,然后,两个早已燃烧的火球就熔为了一体。那一刻,他们只感到情欲在燃烧着他们,快乐在燃烧着他们,他们觉得那又黑又闷的车库真的是他们人间的天堂,而他们,成了快乐的天使。他们将自己的情欲烧尽了,他们觉得像被掏空了,燃尽了,他们觉得很累很乏,浑身无力,软的连动一下也要花很大的力。他们互相抱着,享受着这偷情的快乐,他们没有想到其他。因为在这个地方,他们觉得安全,不必担心什么,所以他们是那么地放心那么地放开那么地享受。但情觉得欲在自己怀里软的像泥,他叫她推她她都没有反应,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突然从情欲的深渊看到了致命的问题。他努力推开欲,然后努力打开车门。但他只把车门打开一半,就永远地定在了那个推门想出去的动作上。

  此刻,情和欲知道自己已不再是人了,他们成了无处安身的孤魂野鬼。他们知道,他们当时只顾偷情,把危险忘在了脑后。在那密闭的车库,在那开着空调的车内,空气越来越少,废气越来越多,他们在将情欲烧尽的时候也将自己生命耗尽了。他们因为缺氧加废气中毒而死亡了。

  他们死得多么无耻那么丑态啊!他们身上一丝不挂,他们那曾经高贵尊严的身体因为三天后腐烂发臭而被人发现,已变的臭不可闻丑不可言了!而他们的妻子和丈夫,原来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帅气,比那让自己变心变节的人强多了,但是什么让他们变的失常了呢?是糜烂的社会风气,这个社会像个大染缸,再规矩纯洁的人,也会被污染啊!他们对这个社会生出无限恨来。

  他们想起了他们风光的学生时代,想起了在单位受到人们敬重的情形,想起了爱人孩子对自己的亲爱,想起了自己曾经的理想曾经的奋斗,想起自己美好的未来他们是那么地后悔!他们后悔自己忘了党多年对自己,后悔自己忘了组织对自己的培养,后悔自己忘了人民和亲人对自己的希望他们想哭,但没有眼泪;他们于是竭尽全力对着那些人说:你们一定要以我们为戒啊!一定要好好珍惜自己的家自己的爱人亲人,好好珍惜自己的名誉和前程啊!如果我们能珍惜自己所有,不去做那偷鸡摸狗的事,我们就不会落这样的下场啊!人们啊,一定要好好珍爱自己应该珍爱的一切啊!人活着,多么多么地好啊!如果我们还能再活一次,既使人都去偷情,我们也不会啊!因为那要命的火,迟早会烧毁一切的啊?

  他们一边哭一边对着地上的人们诉说,但他们的声音,连他们自己也听不到!他们为自己的过去悔恨,更为自己的现在悲哀。但他们又能怎样呢?

  他们用目光寻找,想看一眼他们的孩子和父母,这时一阵风吹来,他们被吹离了他们的家乡,吹到了一个从没去过的荒凉之地,那里只有黑暗,只阴风,只有苦雨,还有他们无穷远尽的悔恨!

  
看了推荐的好看的恐怖故事的人还看了:

1.

2.

3.

4.

5.

栏目热点